OSANANAJIMIKL

不要那么喜欢

【獒龙】读你






AU/OOC/很狗血/一发完


1.
马龙是个演员,还是个被金主包养的演员。


2.
“今晚的最佳男演员是…是谁呢?”台上的颁奖嘉宾眯着眼故弄玄虚,手中的名卡翻覆了几次才响亮地喊出名字:“最佳男演员是,马龙!”

被念中名字的人轻笑着站起,与周围的朋友一一拥抱过后,踏着粉丝的尖叫声上台领了奖。这奖不说非他不可,但也算实至名归。

今年是马龙入行的第七个年头,起初龙套都没得跑,四年前倒是因为一部大制作的电影一炮而红,广告代言不断。但是他露面的时候却不多,保持一年一部作品的节奏,既保质又保量,还有人气加持,这个影帝来的还不算晚。

马龙领了奖之后就顺着侧门提前离席了,出门便看见了不远处那辆熟悉的车,他吁了口气又抚平了西服上的褶皱才径直走过去,开门上车。

“恭喜”车里的人笑着缓缓开口,侧身从一旁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递到了马龙手里:“礼物”

是根Tibaldi的钢笔。前些日子马龙在房间里写字,钢笔不听使唤的写不出墨水,甩了几下倒是弄脏了一身,那时候他推门进来没说什么,只是用拇指抹去了马龙脸上的一个墨点,轻笑着叫他小花猫。想着马龙又弯了嘴角,摩挲着光滑的笔杆开口说道:“谢谢,我很喜欢”

那人偏头望向马龙,看车外的流光照进来映着他脸上细碎的绒毛,心中一动便俯身吻了下他的额角。马龙愣了一下抬头看向他,那人笑着坐正了身子,对着前面的司机说道:“开车”

车里的人叫张继科,是马龙的金主。


3.
马龙第一次见到张继科是在一次商业酒会,那时他已经出道快三年,却只演过零星几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叫不上名来。许多导演夸过他有天赋,会演戏,可圈儿里争角色这件事跟会不会演却真真没有多大关系。马龙性子淡,对于角色被顶这种事没有多大反应,被通知了也就是轻轻嗯一声,可是公司却不愿总养着不会生钱的树,便对他撒手不顾,耗等着合约期满。

那天晚上马龙是被他经纪人硬拉倒酒店的,塞给他一张名帖,说是让他进去认识认识人。

他的经纪人叫方博,从马龙进这家公司起的所有大小事务就都归他管。艺人没多少通告上,经纪人自然就没有多少钱拿,有时候马龙还会觉得有些对不起他。公司对他一直弃养,方博却没有,还费劲的弄来一张商业酒会的名帖。马龙不在意公司的态度却着实不想驳了方博的心意,也就硬着头皮上了。

酒会里的大小明星不在少数,男女皆是,这种场合来做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马龙不想趟这浑水就老实的坐在了角落,吃个饱,期间有几个不相识的人来敬酒也都被他客气的挡了回去。

他客气,但总有不客气的。

不知道是哪家公司的老总硬是要拉着他喝一杯,手也不老实,马龙几番想推拒了之,那人倒反说他不知好歹,冲着他净说些难听话,马龙刚想还口就突然被揽着腰向后带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头,刚才还骂骂咧咧的人脸唰白的喊了声张总便悻悻的走了。

那人便是张继科,当时马龙望着那张纵是放在娱乐圈也能是个顶级流量的脸愣了神,反应过来才尴尬的道了声谢谢。

“你是来找金主吗?”声音沉缓的似大提琴,这么不正经的话经他一说竟也不觉得失礼。

马龙轻蹙了下眉,即使他的确没那意思却也进了这酒会,说不是来找金主的着实没什么说服力,不想像朵白莲花似的,他便蹭了蹭手里的汗没说话。

“你觉得我怎么样?”张继科见他不说话也不恼,只是又抛出个问题倒是把马龙问愣了,反应半天才将将回答道:“…你很好”

那时马龙并不觉得自己那三个字有多大深意,直到不久后他拿到了男一号的剧本的时候才明白,他这是被包养了。


4.
拿了影帝之后马龙又陆续接到了几个剧本,助理归置好后就直接送去了张继科的公司,等他挑出来一个再去给马龙接戏。

张继科很少干涉马龙的工作,除了接剧本。

马龙因为自己的身份所以从来不会说些什么,况且张继科的眼光很不错,这几年挑的剧本也都禁得起琢磨,上映之后票房颇高,他自然也就乐得当个甩手掌柜。

上午马龙还睡觉的时候方博给他打了电话,催他赶紧让张继科选个剧本出来,好几个制片方都候着呢。马龙说了几句知道了便敷衍着挂了电话,正琢磨着怎么开口和张继科说,那人倒是先给他发过来了facetime邀请,马龙急忙顺了顺因为睡觉翘起的额发。

“今天醒的倒是早”张继科刚开完晨会,翻文件的功夫抬头瞧了眼ipad里的马龙,像从牛奶里刚捞出来一样,翘起来的头发一晃一晃,仿佛平日银幕里那个清冷的人不是他。

“嗯,方博给我打电话,就醒了”马龙看着画面里穿着板正西装的张继科又扫了眼自己的乱糟的睡衣,在心里叹了口气问道:“剧本选好了吗?”

张继科签了几个文件扔在桌上,双手叠在一起看向画面里的人,说道:“这几本都不好”

马龙微愣了下,他自己也翻过几眼那些剧本,质量都很高,有本还是一个出国游学的大导演归国之后第一部投拍的电影,能找上他来也是荣幸至极,却没想到竟没入得了张继科的眼。

而张继科见他呆着没说话,用手里的钢笔敲了敲屏幕,开口道:“感情戏太多,我不喜欢”

这几年马龙拍的戏大多是剧情挂,和女主角的对手戏也是止乎于礼,仔细一数没拍了几场。马龙抬眼在屏幕里望见张继科乌黑的瞳仁,心里乱成了一片,继而又想到,有谁愿意自己养的金丝雀在外面和别人卿卿我我,便笑了笑没说话。

张继科说了句晚上会晚些回家便关了视频,马龙扔掉手机把自己又埋进了被窝,有些心烦。

让马龙一炮而红的那部男主戏就是张继科投拍的,他当时翻了制片方的的合同,记下了那个对于当时的他来说是天文数字的价钱,思忖着以后要是红了也能把钱还给他,不致于让这段关系畸形,也不至于让这包养的名头坐实。

而那笔钱对于现在的马龙来说,也就是账户上几个零的事,但他却没像当初自己设想的那样把钱还给张继科。

他怕这畸形的关系,变成没关系。


5.
“你没跟我开玩笑吧?!”方博瞧着马龙一脸淡然的表情真是有火没地方发,大好的剧本说不接就不接。一时没控制好音量,引得片场的人纷纷侧目,他尴尬的咳了声又凑到了马龙旁边,低声说道:“要是以后的剧本他都不喜欢,你还就不演戏了吗?”

马龙捏着手里的广告台本失了神,沉默了半响才开口道:“嗯,不喜欢就不拍了”

方博差点白眼一翻倒地不起。

马龙没有拍过电视剧,谁都想做他这块香饽饽的电视剧敲门砖,去年就有几部大热的古偶IP找上门来,却被张继科给挡了回去。马龙不说什么,方博也只能干着急,早年他以为马龙是碍于张继科金主的身份所以不曾说些什么,可时至今日,马龙的地位早就不需要金主的加持,他却依然像几年前一样,任由张继科给他推掉各种剧本。

方博定了定神,轻声开口:“你该不会真爱上他了吧?”

那人没说话,低顺的眉眼却也让方博看了个明白,长叹口气蹲在了马龙的脚边,说道:“你俩怎么开始的,你比谁都清楚,对他那种大鳄动感情,你真够可以的”

看马龙的手捏的骨节泛白,方博有些不忍,却还是挺着说了下去:“他那种人会只有你一个吗?收收心好好拍戏吧”

马龙想开口辩驳,却望着方博走远的背影没能出声。


6.
马龙盘腿坐在卧室的落地窗前,看余晖一点一点陷落直到屋子里漆黑一片,有人推门进来也没察觉,被拉到怀里才反应过来。

“广告拍完了?”张继科从后面拥着他,侧脸贴着他细软的头发,混着牛奶的果香味。

马龙从他怀里转了个身,屋子里太黑看不清他的表情,便伸手抚上了他的脸,摸到嘴唇的时候凑过去轻啄了一下,他能感觉到对面的人笑了,却又猛的想到下午方博说得话,不由得一愣。

张继科感觉怀里的人身子僵了下,便开口问道:“怎么了?今天片场有人为难你?”

排挤是小明星之间常有的事,马龙刚被扣上张继科的人的帽子那时也有人说了不少难听话,不过那些人大多被张继科扫出圈儿外了,马龙并不知道。

不过他只要一不开心张继科就觉得他挨欺负了这点,到现在也没改掉,却不成想,现在的马龙是多少人趋之若鹜想攀上的关系,谁还敢欺负他。

马龙笑着摇摇头,搂着他脖颈的手臂又收紧了些。他们这般亲昵,关系也却这般的难以启齿,马龙嗅着他身上的古龙水香差点就脱口而出,差点就开口问他,问他还有没有别人。

但最终还是没开口,怕听到不想听的。

两人相拥无言,过了许久马龙才轻声开口,问道:“我喜欢李导演那个剧本,能去拍吗?”

张继科抚着他后背的手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又抚上,低沉着开口道:“喜欢就拍”


7.
马龙新接的戏叫《袖手》,讲的是民国时期的一代名角冗卿与军阀贺峰的故事。两人相识在梨园,定情在柳河畔,却因身份与战争时代的鸿沟被硬生分离,再相见时,早已青丝变白发,沧海桑田都不知去了何处。不过两人死后被葬在了一起,也算是一个圆满的结局。

方博向来不太喜欢让马龙碰这种禁忌题材的剧本,一个不小心广电就给枪毙,几个月的心血就付诸东流,不过这次以为是自己的话让他开了窍,也就欢喜着给他接了这部戏。马龙在戏里饰演的是冗卿,而和他对手戏颇多的军阀饰演者是这几年火的不行的小鲜肉,许昕。

戏开拍那天张继科就飞到外地去出差了,到现在也有小半月没见着。马龙向来敬业,没想因为自己心情如何而影响剧组的进度,不过他人本就清冷,眉间又多了朵吹不散的愁云倒是和角色很贴切,也算歪打正着。

今天要拍的是两人情定之后一起逛游园会的桥段,外面在搭景,马龙就在休息室窝着看剧本,迷糊着快睡着的时候,被轻轻弹了下额头,一睁眼竟是张继科,他立刻坐直身子,剧本掉在了地上。

“居然还有吻戏”张继科拾起了地上的剧本翻看了几眼,又挨坐到马龙旁边把他圈到了怀里,语气不善道:“怎么回事?”

马龙耳边贴着那人说话的热气有些痒,偏过头轻轻捏了他的脸,轻笑说道:“是个远景借位,不是真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两个男人借位起来也是有些尴尬,何况张继科就在远处目光如炬,马龙有些心虚,两人卡了几次才过,许昕见他脸上难得有些颜色,便调笑道:“是不是真要爱上我了?”

马龙扯了扯嘴角没接话,脱了戏服走到张继科旁边,却见他沉着眼睛看着许昕,而许昕好死不死的还向他飞了个吻。

淡定如马龙也真想把脚边的砖头糊到许昕脸上。


8.
晚上旖旎过后,张继科用拇指摩挲着怀里人的耳垂,见他阂着眼又凑近了些,哑着嗓音问道:“为什么想拍这部戏?”

马龙睁开眼睛,看着对面的人眼底水波流转,一时不知该答些什么,一直想问的那个问题又哽在了心头,就差开口。张继科见他不说话,捏着耳垂的手用力了些,声音更沉,道:“怎么不说话,嗯?”

看着他难得有些烦躁的模样马龙笑了笑,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也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耳垂,问道:“你吃醋了?”

张继科的手顺着怀里人的背脊滑到了腰间,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继而又轻轻地恩了一声。马龙抚着他眉骨的手顿住,似是没听清般又问了一次,那人缓缓答道:“恩,我吃醋了”

看马龙愣着没说话,张继科紧了紧拥住他的手,贴着他耳边又说:“以后不许再拍这种戏”

马龙在他怀里点了点头,轻轻说了几句不拍了,那利落答应的模样要是被方博看了去,估摸着要被气到吐血身亡。

不过能让他吐血的事可远不止这一件,风平浪静的刚拍了没几天,方博就接到片方要求改剧本的通知,仔细一问才知道怎么回事儿,方博飙着脏字就到片场把马龙拉了出来。

“怎么了?”马龙看方博气势汹汹的模样见怪不怪,拿着湿巾擦着脸上没卸干净的油彩。

方博把新接到的剧本扔到马龙怀里,抓了两把头发才开口道:“张继科从原来片方那里高价买的制作权,把剧本改了,你和许昕在剧里不仅最后没在一起,还反目成仇了,什么玩意儿?”

马龙翻完剧本愣了一会儿,又突然说了句先走了就把方博扔在了身后。


9.
马龙去的是张继科的公司,这几年他来过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出了电梯秘书见是他,直接把他领到总裁办公室,只是张继科去开会了,人不在。

马龙靠在沙发上望着不远处的办公桌,想着平时张继科在那签文件的模样,抿嘴笑了笑。只是这几天连着拍夜戏让他有些撑不住,捏着鼻梁快要睡过去的时候张继科推门进来了。

“怎么来这儿了”张继科走过去蹲在了马龙脚边,轻轻捏了捏他的脸。

马龙有三四天没见到眼前人了,很想,伸出胳膊拥了上去,靠在他颈间,迷糊着自言自语道:“我为什么来这儿,欸?为什么来着?”

张继科忍着没笑出声,摸了摸他的头发,刚想起身抱他的时候,人家倒是自己噌的坐直了,定定的看着他,问道:“你买袖手干什么?”

张继科站起身松了松领带,拿出手机按了几下递到马龙面前,笑着沉声道:“我还没问你,你倒是先跑来问我了”

屏幕上是袖手电影的官方微博,最新一条微博里有几张配图是许昕揽着马龙的肩的背影,状态不是在拍戏,粉丝说着好配,洋洋洒洒的转发了数万次。

前天,二人拍一场在酒馆相见时日军空投导弹的爆破戏,道具把火药埋偏了位置,引火炸开时带动了旁边的铁架,马龙背对着看不见,好在许昕反应快一把拽过了他,铁架划到了许昕腿上,留下一道不浅的血印。许昕搭着他的肩也是因为腿上的伤没办法着地,而剧组的宣传只拍了他俩的上半身。

张继科握着马龙的手突然一紧,轻皱着眉抚着他身上各处。

马龙说了句他没事就被对面的人拉了过去,拥着他交换了一个缱绻的吻,而后一下又一下的轻啄着他的脖颈和锁骨,马龙有些痒便捧起了他的脸,轻声道:“你不是说,不干涉我工作吗?”

张继科吻了下他的鼻尖,半响答道:“他想和你葬在一起,门儿都没有”看马龙想开口说话,便又加了一句:“戏里也不行”


10.
致于剧本到最后张继科也没有让步,只是同意拍到二人分隔两岸,不再相见,留一个开放性结局。

电影几经波折的拍了三个月,导演边拍边剪几乎同时完成了制作。因为演员和题材的关系,《袖手》也算是未播先火。杀青发布会结束后,剧组去了酒店吃庆功宴,一热闹起来就喜欢劝酒,马龙作为主演之一定是逃不掉,他不太会喝,被灌了几杯就说要去洗手间。

站在走廊里清醒的时候,倒是看见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张继科,那个和他说在美国视察工厂的张继科,身旁有一个高挑的女生,挽着他的手臂。

马龙有些喘不过来气,看他们向这边走过来竟然慌乱的躲进了宴厅旁边的休息室。他们不是恋爱关系,他连上前质问的资格都没有。

刚开始马龙并不喜欢张继科,甚至还有些排斥他,不过那人似乎并不在意,依旧对他很好。什么时候动心的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可能是张继科沉声问他能不能吻他一下的时候,可能是他喝醉晕车被张继科背回家的时候,可能是张继科明明不会做饭却愿意为他下厨的时候。

张继科温柔的一如既往,温柔的让马龙以为他们在谈恋爱了。

方博见马龙迟迟没回来便出去寻他,找了半天才在休息室看见,那人躺在一排椅子上,手背挡着眼睛。方博伸手晃了晃他,问道:“喝多了?”

“没有”马龙声音有些哑,半响,起身坐了起来,眼睛不知望着哪里没有焦距,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开口,说道:“要是刚刚喝多就好了”

方博偏头看向马龙,觉得他仿佛要被悲伤淹没了。

隔天,张继科回家的时候马龙正在收拾行李,他快步走过去把蹲在地上的人搂进了怀里,看他愣住的样子,笑着说:“提前回来了,不高兴吗?”

马龙没说话,也伸出手拥紧了他。张继科嗅着他身上的体香吻了吻他的耳垂儿。马龙一下一下抚着他的后背,又顿住,轻轻开口说:“几年前,我去酒会不是为了找金主的”

张继科执起怀里人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一下,不太自然的笑着说:“怎么突然提这个”

马龙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递到了他手中,低声开口:“这是我这几年全部的收入,都给你,以后我也不会拍戏了”

明明听得见,张继科却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他箍着马龙的肩,语气有些急躁的问:“怎么了?”

马龙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后悔起四年前去的那场酒会,他们要是不是以那种难以启齿的关系开始的该多好,他还能坦坦荡荡的问一句,你爱不爱我。马龙拿下张继科箍着自己的手,深深吁了一口气,开口道:“我们结束吧”


11.
马龙走了。

张继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马龙,眼里死寂一片,让他不敢上前一步,碰都不敢碰,更不敢拦。等他反应过来,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找了几天也没有音讯,只能在家一包接一包的抽烟,秘书来给他送文件时也是吓了一大跳,她还没见过他们总裁狼狈成这样。张继科签了几本就烦躁的连笔一起甩了出去,胡乱的抓着头发,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抓起手机拨了出去,没几声那边就接了。

“马龙在哪?”张继科的声音哑的不行,听的听筒那边的人也是一愣,沉默一会才开口:“张总,你应该不缺他这一个吧?何苦让他心里不好过”

“我他妈就他一个!”张继科觉得自己绷着那根弦好像断了,又喊道:“你他妈告诉我他在哪?!”

四年前的那次酒会张继科也是被朋友叫去的,只不过他想看的酒会中的拍卖环节中的一樽清朝珐琅圆花觚。等待的时候就看见了在角落的马龙,正拿着小叉子左挑右拣,嘴里塞的满满当当,像只小鼹鼠。光是自己认识的老总就已经有两三个和他说过话了,不过那个人却好像真的只是来吃饭的,全都客气的回绝了。

他想了很多种开口方式,却还是不经大脑的说了最差的那个,他明明知道马龙不是来找金主的。所以直到现在,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马龙皱着小脸的模样。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知道他不能让马龙不见。


12.
张继科开车去了方博告诉他的地址,那里是马龙爸妈留给他的老房子。不过他还没找到17栋的时候,却在小区里的面摊看到了马龙,他把面里的肉丝挑出来喂给脚边的流浪猫,自己喝着清汤,咬到葱花的时候脸又皱成了一团。面摊的老板娘好像也不知道马龙是个大明星,就坐在他旁边,直夸他长得好看。

就那么一直看着,等张继科反应过来马龙已经吃完面要起身回家了,他才下了车连忙跟上。

进了楼道,他能感觉到马龙有些紧张,可能意识到有人跟着他,张继科抿嘴笑了笑没出声,在马龙掏出钥匙要开门的时候过去一把从背后抱住了他,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马龙用手肘狠狠的怼了他胸口几下,还拽着他的胳膊来了招反擒拿,疼的他直叫:“是我,是我,宝贝,是我!”

马龙听到声音不禁一愣,连忙撒了手。张继科却没顾着胳膊疼,把他抱在了怀里,不肯放手,声音哑着急忙说道:“别离开我”

张继科几天没刮的胡茬有些扎人,马龙却舍不得躲开,想他想的不行却没办法,他吸了吸鼻子,有点委屈的轻声说道:“我那天在酒店看见你了,你回家的前一天”

张继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马龙说的是什么。他去美国视察工厂了半个多月,想马龙想的厉害,就提前坐飞机回了国,没想到他表妹因为和他姨妈吵架也偷偷跟了过来,没办法就只能先把她送到了酒店,刚好被马龙看了个满眼。

“你都没给我机会解释,就走了”张继科摩挲着马龙的脸蛋,语气宠溺又无奈。可马龙却低着眉眼,有些自嘲的笑了,说道:“我凭什么让你解释”

张继科这才明白这些年马龙眼里的战战兢兢是为什么,他一直以为是娱乐圈里的勾心斗角,却不曾想过自己并没有给过他什么安全感。他自认为他们两个多么恩爱却不知道马龙一直把自己关在包养的怪圈里。

轻叹口气,凑过去和马龙额头相抵,柔声说道:“我爱你,只爱你”

看对面的人猛的瞪大的眼睛,张继科有些哭笑不得,吻了下他的鼻尖继而说道:“我们结婚吧”


13.
方博自认为是个称职的经纪人,马龙也是个让人省心的艺人,当然是在没认识张继科之前。他知道马龙前段时间难过的原因,所以更为他们两个守得云开见月明而开心,毕竟,他没想到张继科竟然是个好人。

马龙这几天不在国内,方博也乐得清闲,毕竟经纪人也是个高危职业,用脑过度容易猝死,只是他刚琢磨到这,手机上就跳出了推送,极少更新的马龙竟然发微博了,只有简短几个字,写着'我结婚啦',配图是两只手上戴着戒指,而且明显就是两只男人的手。

方博脑袋轰的一下,想着,还是让我猝死吧。







评论(117)

热度(1860)